您的位置:一品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攢夠了愛意就結婚! > 第259章 誰允許你喝酒的?

第259章 誰允許你喝酒的?

作品:攢夠了愛意就結婚! 作者:忘歌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聽到我的話,林薇薇的眼神暗了一下,不否認的點點頭,“的確符合阿陽的性格,也正是這樣的他,我當初才……哎,更何況還是初戀!

    林薇薇悠悠的說著。

    “無所謂了,總該有個人要做出犧牲,大不了,我退出便是!蔽铱粗囁R龍的街道,也下定了決心。

    “你也曾與他同甘苦,共患難過,因為他,你差點連自己的命都丟了,如果阿陽真因為什么所謂的初戀而放棄你,我第一個看不起他!”林薇薇咬著牙說道,接著又問了一句,“阿陽有沒有給過你承諾?比如,要與你結婚?”

    我搖搖頭,“算了,還是不要想這些了,如果要我拿之前所做的一切換取他的憐憫,還不如讓我直接退出,那樣,我自己都覺得自己下賤!

    一路無語,直到林薇薇將車子停在我的家門口,沒想到,賀子禮的車子也在,顯然他已經來了很久,我不在家,他正坐在車子里聽著音樂。

    “子禮,你今天難得有時間?等了很久了吧?為什么不提前告訴我一聲!蔽蚁铝塑,走上前問道。

    “今天正好公司里沒有太多的事,我父親叫我過來一趟,看看你身體恢復的如何了?只是看你大門緊閉,不想打擾你,反正也不忙,坐在車里慢慢等!辟R子禮笑容滿面的說著。

    “看不出來嘛,沒想到你人不但長得帥,還蠻有風度的嘛!绷洲鞭弊呱锨,自來熟的與賀子禮開起了玩笑。

    賀子禮笑笑,對林薇薇點點頭,“這房子不錯,別有一番味道!

    我將心中的陰郁強壓下去,勉強擠出笑容和他們寒暄,回到家,給鐘點工阿姨打了電話,讓她過來備些晚飯。

    就在我們坐在客廳暢聊時,外面響起了敲門聲。

    “一定是阿陽回來了吧!绷洲鞭笨粗,見我沒有反應,她起身去開門,“咦,沫沫,原來蛋糕店的!

    林薇薇走進屋,手里拎著一個大號的奶油蛋糕,上面心型的卡片上,那熟悉又剛勁的字跡,“寶貝兒,夜里要加班到很晚,晚上只能你一個人在家里了,不要太想我哦,我會加快速度飛奔到你身邊的!獝勰愕挠睢

    這蛋糕是宋陽專門給我買來的,原來他記得我喜歡吃甜食,尤其是奶油蛋糕。

    若沒有遇見宋家的三姐妹,這樣的禮物會讓我激動的手足無措,但此時,我心里面卻沒來由的酸澀,憑空多添了些許的哀愁。

    “今晚阿陽不回來了,我們難得聚在一起,好久沒有開懷暢飲過了,今晚我們不醉不歸,如何?”我看著林薇薇和賀子禮說著,“薇薇,

    你也給羽凡打個電話,人多才熱鬧嘛!

    “沒有問題,只要你開心,什么都依你,我舍命陪君子!绷洲鞭闭f著拍拍我的肩。

    賀子禮壓根不知道我剛才經歷了什么,一聽我要喝酒,直接搖頭反對,“不行,沫沫,你瘋了嗎?你之前受了那么嚴重的傷,喝酒對身體百害無益,再等等好不好?”

    他的語氣溫柔,像是在哄一個未經世事的孩子。

    “我已經好了,放心吧,我的身體自己清楚!蔽依^續堅持。

    賀子禮還想說什么,卻被我阻止,“子禮,求你了,不要管我!

    因為我的一句話,細心的賀子禮察覺出了我的不對勁,他直直的打量了我好一會兒,終于松了口,“那好吧!

    一個小時后,小時工做好了一桌豐盛的飯菜,徐羽凡的車子也正好停在門前,手里還抱著一箱進口的啤酒,幾個人一邊喝酒一邊聊著天。

    要是平時,這么多人陪著,我不知道該有多開心,但此時,我心里的陰郁卻沒有絲毫減輕,一想到,我與宋陽的感情就要走到盡頭,心里就沒來由的疼。

    “沫沫,你還好嗎?為什么一個人愣愣的不說話?”看出了我的異樣,賀子禮一臉關切的問著。

    “我,我很好呀!蔽一厮粋大大的笑容,“只是想到了之前所經歷的事情,好幾次與死神擦間而過,再次和大家聚在一起,感覺真好!

    “別想那么多,你白沫沫吉人自有天相!辟R子禮一臉深意的看著我說道,“人生在世,總會經歷些事情,不要想那么多,過去的就叫它過去吧,人要保持著樂觀的態度,一直向前看!

    “沒錯,一直向前看!蔽艺f著舉起了杯中酒,與大家干杯,一飲而進。

    酒過三巡,我已有微微的醉意,但越是想將腦海中的人和事忘掉,卻似乎變得更加清晰。

    我的今天的反常自然也引得他們的注意,可誰也沒有說什么,也沒有阻攔,任由我喝到過癮,只是這酒怎么越喝心里越苦?

    轉眼已入夜,他們三人都先后離開,我忽然有些害怕,不敢獨自回到空蕩的房間,一個人呆呆的坐在院中的藤椅上,傻傻的望著滿天的晨星,心中的疼痛可想而知。

    我還是原來的那個我嗎?要知道,以前的白沫沫從來沒有這樣自艾自憐過,可是我由不得自己,一想到,以后的日子都是在這種寂寞中度過,我的心里就涌中強烈的慌亂。

    到現在為止,我也終于明白,所謂愛的滋味就是這樣的吧,早知道如此,打死我,我也不會接近宋陽,可是,早知今日又何必當初

    ,更何況,世界上根本就沒有后悔藥這一說,我越想心里越難受,胡亂的搖晃著暈暈的頭。

    突然,我被擁進一個溫暖的懷抱,他熟悉的氣息讓我不由縮進他的懷里。

    “寶貝兒,這么晚了還不睡?是不是想我了?”他說著,臉已經湊近了我的脖頸,猛的,話峰一轉,滿滿的情愫轉化成怒氣,他生氣得低吼道,“白沫沫,你好大的膽子,誰允許你喝酒的?”

    “放開我,不要你管我!”我生氣的掙脫他的懷抱,扶著石桌站了起來,一臉哀怨的瞪著他,淚水不爭氣的流了出來。

    (本章完)
推薦閱讀:
重庆时时开彩结果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