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一品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攢夠了愛意就結婚! > 第260章 這樣說話很危險

第260章 這樣說話很危險

作品:攢夠了愛意就結婚! 作者:忘歌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我突如其來的反應讓他一愣,一臉不悅的瞪著我,發現我的臉上已經掛滿了淚水,他的表情又軟化下來,心疼的將我擁在懷里,“怎么還哭了?受委屈了嗎?別哭親愛的,我在呢!

    他的語氣輕柔的一塌糊涂,若不是今天遇到了那三姐妹,我此時的心畢定會融化,但是,現在聽起來,顯得一切都不真實,反拉更加狠力的拉扯著我已經千瘡百孔的心,為了不讓自己窒息,我試圖要起身,掙脫他的懷抱。

    面對我的掙脫,他非旦不給我機會,反而將我擁得更緊,一支手緊緊的按住我的頭,迫使我緊貼著他的胸膛,溫柔又磁性的嗓音再度由頭頂傳來,“好了,不要再耍小性子了,我知道是我不好,你怪我只顧著工作,沒有時間陪你是嗎?我錯了,我向你道歉還不行嗎?以后的應酬,能推掉的我盡量推掉!

    不知道他口中所說的“以后”能維持多久,也許,過不了幾天,在他懷里擁著的那個人不再是我,而換成了那個叫做小雪的女人吧,到了那一天,他還會對我如此憐憫嗎?

    宋陽,你知道嗎?你心心念念的那個初戀,你無數次在睡夢中念叨的那個人,此時正在快馬加鞭的趕來,并且,還有你的親生兒子。

    一想到很可能就要面對分離,我不再掙扎,索性賴在他的懷里,并伸出雙臂緊緊的環住他的脖頸,輕聲說道,“宋陽,會不會有一天,有個人將我永遠取代,而你就立刻將我拋到九霄云外?”

    “傻瓜,早就聽說,女人一旦戀愛了,智商也會變低,我原以為你白沫沫是個理智的女人,沒想到,……”宋陽說到這里,語氣中明顯的帶著笑意,接著他將我從懷里扶起,俯下身子與我平視,臉上帶著意味深長的嚴肅,“白沫沫,永遠不會有那么一天的,除了你,這輩子,只有你有資格站在我身邊,任何人都無法將你取代!

    聽到他的話,我的心終于安定下來,原本早已低落千丈的心,如今因為他的話一下子回歸到原點。

    許是酒精的作用下,讓我頭有些痛,大腦卻很是清晰,我扶著他的雙臂,鄭重的說道,“宋陽,記住你今天說的話,男子漢,大丈夫,金口玉言,說到做到!”

    我的話明顯讓他證住了,接著一臉不解的看著我,問道,“白沫沫,我怎么感覺你今天很反常呢?到底發生了什么事?你今天去了哪里?”

    “不要叉開話題,我現在只想要你的保證!”我沒有回答他,一雙眼睛直直的看著他,一眨不眨的看著他。

    “好,我保證說到做到!彼c頭,果斷的說著。

    心一下子放松下來

    ,我又無力的癱軟在他的懷里,整個人像是被抽空了一般,此時我才意識到,我出門時沒有穿上外套,此時才感覺到全身冷冰冰的。

    “多大的人了,怎么還像個小孩子一樣,一點也不懂得照顧自己!彼贿呍谖叶吽樗槟钪,一邊脫下身上的外套披在我身上,接著又來了一個結實的公主抱,向屋內走去。

    他已經將我放到床上,我仍然死死的抱著他的脖頸不肯松手。

    對此,他只是無奈的嘆息一聲,俯身吻上我的唇,我沒有反抗,而是主動去迎合,他的吻不似之前帶著征服欲的霸道,溫柔中像是在訴著無盡的情意,讓我不由迷戀其中。

    “白沫沫,你已經徹底輪陷了,若是之前,你還有理智尚存,而現在,你已經徹底被眼前的男人征服了!崩p綿中,好似有個聲音突然開口提醒道。

    我渾身一怔,猛然打了一個寒顫,整個人也呆愣在原地。

    宋陽感覺到了我突然的僵硬,起身,一臉不解的看著我,“白沫沫,你今天到底吃錯了什么藥?”

    “宋陽,你對我確實是真心的嗎?這該不會是新一輪的測試吧?”我呆呆的看著他,沒頭沒腦的說出這樣的話。

    我覺得,我此時的大腦確實反應遲鈍了,一方面我意識到自己越陷越深,怕自己的滿腔情意被辜負。

    我從不認為自己是被男人牽著鼻子走的女人,可只要愛了,便毫無保留的付出。

    聽到我的話,他竟然笑出聲來,愛憐的將我擁進懷里,滿滿的寵溺,“都已經到了這種地步,我們該發生的都已經發生過了,你怎么還問這么幼稚的問題呢?白沫沫,你還是從前那個倔強的你嗎?不過,你此時的樣子倒是很叫人愛憐!

    “不是,我不是你想象的那樣!蔽疫B忙擺擺手,皺著眉頭揉揉自己的頭,解釋道,“我確實很擔心,畢竟我只能感覺自己的內心,無法看穿你的心,我怕我越陷越深,等有了意識后,我更怕自己無法及早回頭!

    聽到我的討說,他又是一臉的無奈,走上前,拿起我的手按在他的胸口處,“沫沫,現在你能感覺到我的心嗎?”

    我抬眸看著他,他的雙眼包含著深情,看得我有些心驚肉跳,他的聲音再度傳來“沫沫,在你的心淪陷的同時,我又何償不和你一樣?甚至我愛得更深,所以既然彼此相愛,就不要給對方回頭的機會,就讓我們一起淪陷下去吧!

    我點點頭,如釋負重,起身主動擁上他并獻上自己的吻,對他的一番情意的話語,我深信不疑,既便我不知道他對那個叫小雪的女人的感情有多情,卻早

    已陶醉在他的情話里。

    今夜,我退掉一切面俱與束服,完完全全的將自己在他面前釋放,我們猶如兩條奔馳在遼闊草原上的駿馬,放縱馳騁。

    “若不是擔心你身體虛弱,今晚就不讓你睡了!毙碌囊惠啈鹨劢Y束,他倒在我旁邊,氣喘吁吁的說著。

    “你的傷也沒有完全恢復,就別說大話了!蔽亦托σ宦,故意挑釁道。

    “怎么?敢懷疑你老公的能力?”他說著,扳過我的身體,將我強制在身下,溫熱的氣息撲在我的臉上,“壞孩子,知不知道,這樣說話很危險?”

    (本章完)
推薦閱讀:
重庆时时开彩结果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