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一品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三國之蜀漢復起 > 第二十四章 實施大計(五)

第二十四章 實施大計(五)

作品:三國之蜀漢復起 作者:天上的小青蛙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宮衛初次建軍集合,劉永率先發表了一些類似建軍精神的講話和要求,然后他把指揮權交給休然:“休然,接下來由君來指揮和安排!

    柳隱點點頭,向前跨出一步深刻的厲聲喝道:“三通鼓畢,聚將點名!”

    “軍正鄧小同?”擔當軍候的柳隱暴喝一聲。

    “喏!”鄧小同昂然抬首應答。

    因為要加入魯王宮衛的緣故,鄧小同把里監門一職轉給了聚中一位獨臂老卒擔任。

    此刻他雖然身量只有中等,但是他神情肅殺冷冽,出列轟然應諾,帶有一股行伍之風。

    “隊率鄧猛?”

    “喏!”壯碩如山的鄧猛也長大了,神情堅毅,大步出列答道。

    目前暫時僅有的兩名軍吏悉數到齊。柳隱翻來花名冊開始點普通軍士的姓名,查驗人數。

    “王安?”

    “諾!”

    “李奇?”

    “喏!”

    “鄧來?”

    “喏!”

    “江禽?”

    “喏!”

    “江虎”

    “喏!”

    …………

    前面點了近百名宮衛士卒的名字都到了。

    “謝賢?”柳隱喊了一遍“謝賢”,無人回應。

    “謝賢?”柳隱又喊了一遍。

    一陣冷風吹過除了柳隱的聲音,在校場上空當中外再無回音,場面頓時有些冷場和尷尬。

    “謝賢?”又叫了一遍卻還是無人響應,柳隱提著紅筆在花名冊謝賢的名字旁打了一個紅勾,然后開始念下一個。

    “周通?”

    “喏!”

    “鄧曼?”

    “喏!”

    …………

    花了半刻鐘,兩百名宮衛士卒全部點完名。只有謝賢和另外三名宮衛沒有按時集合。

    柳隱合上花名冊,拿征詢的眼神請示劉永,后者點了點頭。柳隱便對身旁的十名甲士喝到,“你們隨我來,去抓人!”

    過了不久,有十個人被劉永的護衛甲士反縛雙手在柳隱的壓陣下壓到校場眾人面前。

    其中一個衣衫不整,高挑偏瘦,細皮嫩肉臉皮很白,眼高于頂,斜眼瞅人一幅蠻不在乎的樣子。

    劉永認得他,他是謝忠的孫子——謝賢。

    四名集合遲到的宮衛士卒,柳隱一一從他們面前走過,嚴厲的目光射在他們臉上,然后柳隱來到另外一百九十六名士卒正前方大聲道!氨ㄔ疲骸唤潭鴳,謂之殺’,F在還沒有頒布軍法,違令者自然還不會嚴格遵循軍法從事。不過今日朝食之前我已經通知到所有人今天朝時在聚落東門外的大營中集合,不得缺席。爾等應該聽過軍中向來以軍法約束士卒,為令者必有重罰,所以這四個人死罪可免,活罪難逃!

    柳隱拔高音量,猛然喝道:“軍正何在?”

    鄧小同出列抱拳答道:“卑職在!”

    “此四人首次集合失期,當笞,每人各鞭笞五十下以儆效尤!”

    “喏,謹尊軍候軍令!”鄧小同大聲應答,麻利地轉身,對十名縛束住失期四人的甲士下令:“抬四張胡床來,將此四人褪去下裳袑褲按在胡床上趴下,重重鞭笞五十!”

    十名甲士面無表情,聞令而動,因為控制按住一個人需要兩名甲士,持笞行刑又需要一名甲士,對一名失期之人執法共需要三名甲士。

    故而連同先前跟隨柳隱去抓人的甲士,又調派了另外兩名甲士,共計十二名甲士執行刑罰。

    被扒掉褲子的四個人屁股上一挨上厚實堅韌的木棒,慘絕人寰地叫聲立刻響徹營中,十棒下去,四個人的屁股立刻皮開肉綻,鮮血淋漓,疼得叫聲都有些喊不出來。

    另外三人遭受棒打只是發出悲慘的嚎叫,而謝賢則是很不服氣地叫囂:“殿下、柳君,我是謝翁的孫子,我不過睡覺睡過頭了而已,你們怎能這樣對我,難道你們忘了你們和我們陽安聚的約定嗎?若是沒有我大父(祖父)幫忙,你們湊不齊這兩百青壯男!”

    畢竟是謝忠的孫子,柳隱想要來有所回應解釋,劉永制止住他,出言指責謝賢道:“是必立,非必廢,有功必賞,有罪必誅。豈能因故舊親疏異法,軍法面前人人平等,此方為治軍之道。謝賢,你確實是謝翁的孫子,我尊敬謝翁為人大方慷慨、正直,也想對你頗加照顧。但你失期犯事,仍不知悔改,不服抗命,自絕于正道坦途,當兩罪并罰,加罰二十,共計棒責七十下!”

    “魯王殿下!魯王殿下!柳君!我不服,之前通知的時候又沒講遲到的后果,你們不能濫用職權責罰于我!小同、阿猛,你們為我求求情呀,你們說話呀,枉我大父那么器重厚愛你們,你們……”謝賢瘋狂地擺動身軀,想要掙脫兩名甲士對他的控制,但劉永這兩個什的護衛騎兵乃是父皇劉備選調派遣的,是精銳中的精銳,謝賢單薄的身體,力氣羸弱哪里能成功。

    只有喊叫得更大聲了。

    眼見這謝賢大吼大叫讓鄧小同、鄧猛面浮不忍之色,校場上的另外一百九十余名宮衛士卒也竊竊私語,互相低頭議論不斷,為了不讓這貨再亂說話,蠱惑人心,劉永直接脫下謝賢的鞋子塞進他嘴里。

    謝賢的呼天寒地立刻化作了含糊不清的嗚嗚聲。

    五十棒打完下來,那三名宮衛士卒的屁股已經血肉模糊,連叫聲也從早前的大喊大叫變成氣息微弱的哼唧。

    至于五十棒后,又單獨挨了二十下的謝賢更是慘的不得了,和他一起受苦受難的三名袍澤好歹是站起來被人扶進一間營房。

    謝賢由于傷勢更嚴重,是被人用木板抬進營房的,然后有醫者挎著藥箱進來給四人挨板子的部位上涂抹均勻金瘡藥。

    這邊柳隱并沒有馬上開始軍事訓練,頒布軍法,將還屬于新兵蛋子的宮衛士卒編列成行伍,教授他們辨識旗幟金鼓,以及學會使用“五兵”,及通曉戰陣之道。

    而是對眾人講道:“駐軍被稱為‘下層營地’,短期行軍的安營與長期駐軍的扎寨這二者扎營方法、側重點有所異同!

    “現在你們各自每五人一組組成一伍,并推舉一名伍長,在我這登記造冊。我會向伍長頒布軍法條令,伍長記下后教其四人。然后你們就去軍營外面的樹林砍伐樹干!

    “樹干需要兩排,一排長,一排短,把樹干底下燒焦后埋二分之一入土在我們軍營的邊界,長樹干排成緊密的一排在外,短樹干排成一排在內!

    “然后兩排樹干架上木板,分為上下兩層,長樹干突出的部分就成為護墻,木板上層可以供你們巡邏放哨,下層可以存放武器、干糧和水袋,以及讓你們休息。

    如此以來,整座大營的寨墻圍柵就建成了!
推薦閱讀:
重庆时时开彩结果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