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一品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御鼎記 > 第一六 四章 劍氣化劍

第一六 四章 劍氣化劍

作品:御鼎記 作者:柳語熙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兩道高速飛行的劍光撞在一起,勁力激蕩起一股氣浪向四周散開,距離觀禮臺較近幾名弟子情不自禁的瞇起了眼。

    那兩道劍光誰都沒有退卻之意,劍尖相抵,僵在空中,擺出了一副不分個高下誓不罷休的架勢。

    小虎頭與絕智長老之間隔了十丈左右,對于御府境來說,這是最舒服的攻擊范圍。

    兩個人全力運轉紫府元鼎,分毫必爭,寸土不讓,那兩把仙劍一會兒向前挪動寸許,一會兒向后挪動寸許,用這種最簡單也最耗費體力的方式僵在了石林上面。

    觀禮臺又有人皺了皺眉,心想剛才只跑不打,現在又只打不跑,這兩場對決可真是無趣的緊!

    約莫數十息后,絕智長老漸漸有些支撐不住。小虎頭天賦神力,又加上年輕氣盛,這種拼死力的對決于他來說最為合適不過。他見絕智長老額頭冒出汗來,看出他體力不支,頓時調動起全部真元,將所有力氣灌注在了仙劍上面。

    絕智長老看著那把仙劍朝自己逼來,并沒有露出驚慌之色。待那仙劍來到自己身前兩丈左右的時候,忽然劍識一動,卸下了仙劍上的所有氣力。

    小虎頭心中一驚,急忙運轉紫府元鼎,但那仙劍眨眼間已經飛出了十幾丈的距離。

    這時,絕智長老重新祭起仙劍,趁小虎頭還在忙于召回仙劍的時候,引著自己的那把仙劍來到了小虎頭身前。

    絕智長老知道御府境的極限,也知道御府境的斷板。太遠,力有不逮;太近,難以掉頭。

    小虎頭敗了!

    “論劍結束!雷澤峰二代弟子絕智——勝出!”

    謝長風提高嗓門喊道。說到“絕智”兩個字的時候,忽然頓了一下,喉嚨竟有些哽咽。

    在參加論劍的二十六個人中,只有絕智長老自己是二代弟子。他和謝長風差不多同時來到御鼎山上,修為速度也幾乎相同。然而現在,他卻因為一場意外導致紫府元鼎破裂,境界一落千丈,直接從御神境跌回了御氣境。

    御氣練氣,相當于修行的門檻。從這層意義來說,絕智長老幾乎是直接跌到了門外。

    謝長風作為御神境,自然知道從御氣境到御神境之間的千辛萬苦。因此,在念出“二代弟子絕智”這個稱謂的時候,禁不住感慨萬千,唏噓不已!

    小虎頭輸的很高興,甚至比贏都高興。

    在飛出石林的時候,絕智長老有意慢了半拍,讓小虎頭第一個落到地面。待他站定以后,這才催動仙劍落回地面,降落在了小虎頭身旁。

    小虎頭忽然意識到什么,轉頭看了一眼,輕輕一笑走入了人群。

    人群又一次陷入了沉默。

    下一個出場的,會是誰呢?

    應該是聞笛、青鸞兩個人里面的一個。因為雪傲霜

    此刻的心思并不在論劍上面。

    有人想到。

    “聞笛師兄,能和你比一場么?”

    就在眾人紛紛猜測的時候,聞笛身邊忽然響起了一個女子的聲音。

    大家心中一驚,忙不迭轉頭望去,看見了一個紅色身影。

    是月微瀾!她竟然想要挑戰聞笛!

    十幾個人紛紛將目光投了過去,就連青鸞也轉過了頭,看了月微瀾一眼。

    在青山大陣中的時候,月微瀾的表現可圈可點。尤其是不顧危險救下青鸞的舉動,讓很多人為之側目,感覺大家眼里的這個“掌門千金”似乎和以前不一樣了。

    這些年來,掌門真人一直閉關修行沖擊破鏡。就連山上的大小事務也幾乎都交給了旁人。對于自己的這個獨女基本上處于放養狀態。月微瀾長到快二十的年齡,見過掌門真人的次數屈指可數。有幾次掌門掌門出關以后直接去了山外,返回御鼎山后只和月微瀾簡短的打了個照面,便又重新入關。

    為了集中精力閉關修行,掌門真人已經快二十年沒有收徒。這些年來天闕峰上的弟子越來越少,差不多成了五峰里面人數最少的一脈。

    掌門真人在沖擊大境界。這在御鼎山已經成了一個公開的秘密。

    何呂施作為天闕峰上的大長老、平時“代表掌門”次數最多的一位,教授月微瀾的事情自然落在了他的頭上。

    但他也是個懶散慣了的人,又加上月微瀾是掌門真人的獨女,平時管教她時,一般都是點到為止,很少苛責與她。

    所以,月微瀾成了三代弟子里面練氣時間最長的一個,用了比別人多出一倍的時間,這才勉強破鏡入御府。

    對于修行一事,她以前似乎根本沒有放在心上,一直都是任性而為。然而,最近一兩年來她卻像突然變了個人,幾乎成了三代弟子里面最為刻苦、最為用功的一個。先是在叩鼎禮上表現不俗,然后在這次的青山論劍中帶領小隊突出重圍,贏得了不少人的認可。

    現在,當大家見她主動提出要挑戰聞笛的時候,雖說有些驚訝,但仔細想想她這一兩年來的種種表現,忽然覺得她似乎真有挑戰聞笛的資本。哪怕是輸了,也不會輸得太慘。

    聞笛心中一怔,轉頭看見了月微瀾。他稍稍猶豫了一下,點了點頭,說道:“請!

    話音一落,立刻飄身而下,向前飛出十幾丈遠,當先站在了一根石柱上面,轉身對觀禮臺說道:“涿光峰三代弟子聞笛,愿意接受挑戰!

    月微瀾隨后跟上,落在聞笛對面,說道:“天闕峰三代弟子月微瀾,愿與聞笛師兄一戰!

    說罷,當先祭起仙劍,化作一道凌厲無匹的劍光朝聞笛飛了過去。

    觀禮臺上,何呂施神色一動,微微皺了皺

    眉。但想到月微瀾近兩年來的表現,很快舒展開來,露出欣慰之色。

    瀾瀾已經不再是以前的那個瀾瀾。以前,她或許是掌門真人的獨女。但現在,她是何呂施的徒弟,是三代弟子里面最為用功的一個,是何呂施座下弟子中的大師姐!

    就連峰上那兩個小東西,現在也漸漸長大了。

    何呂施心中想道。微微一笑,挺直身子望向了石林上面。

    月微瀾率先出劍,但聞笛的劍卻是后發先至。

    石林上面出現了兩道劍光。一道凌厲無匹,去意堅決;另外一道,從容不迫,帶著一副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完全不會驚慌的架勢,把那道倏忽而至的劍光擋了下來。

    月微瀾催動劍識將仙劍召回,同時身形一動向前急掠,劍在前,人在后,比起剛才更加堅決,又朝聞笛沖了過去。

    聞笛劍光再起,眾目睽睽之下居然以一化二,帶出一道殘影,分別迎上了月微瀾和她那把仙劍。

    觀禮臺上立刻傳出一片呼聲!

    “劍氣化劍!聞笛師兄的修為居然到了如此地步!”

    有人忍不住喊了一聲。

    劍氣化劍是將紫府之氣凝聚成劍的形狀,是一種極耗真元的攻擊方式。要想做到“以氣化劍”,首先要有高階元鼎作為支撐。元鼎每高一階,里面貯存的紫府之氣便會多上一分。當元鼎里面的紫府之氣達到“盈滿不溢”的狀態之時,才有可能在瞬間將這些紫府之氣送出體外。其次,要有極其強大的劍識修為。劍識修為不夠,紫府之氣到達體外之時便無法凝聚成劍的形狀。很多人都能送出一陣風,只有極少數人能夠送出一把劍。

    在這之前,大家都只知道聞笛將紫府元鼎修到了六階,但卻忽略了他的劍識修為,F在見他忽然使出“劍氣化劍,氣隨劍至”的御劍之術,頓時一個個驚得說不出話來。

    甚至很多都覺得,在聞笛使出“劍氣化劍”的時候,月微瀾已經輸了。

    以一把劍對兩把劍,意味著月微瀾必須要靠肉身硬接一劍。這對于一個御府境弟子來說,幾乎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但月微瀾想了,而且做了。

    在看到那兩把仙劍之后,她立刻停止攻擊,將那仙劍攥在手中,同時急速運轉紫府元鼎,將紫府之氣盡可能多的引到那把劍上,劍身一立,擋在了自己身前。

    “砰——”

    石林上傳出一聲巨響。月微瀾借著聞笛仙劍上的勁力倒著飛了出去。罡風過體,發出“嗤嗤”聲響,在她道服上割出了幾道口子。

    練氣五年,她紫府元鼎中的紫府之氣遠遠超過了大多數人。雖說無法像聞笛一樣“劍氣化劍”,將紫府之氣凝為攻擊手段,但將氣息引至體外抵擋一下還是不難做到。

    觀禮

    臺上,眾人見她有驚無險的接下了聞笛的攻擊,不由得生出佩服之情。心想這等情形若是放在自己身上,可能早就被那氣劍撞在胸口,直接打落到了石林下面。

    何呂施左右看了一眼,露出一個有些得意的笑容,仿佛在說:“看,這是我何呂施的徒弟!”

    比起觀禮臺上眾人的反應,聞笛并沒有表現出多少驚訝。

    月微瀾既然主動向他提出挑戰,肯定會有還手之力。青鸞將青山大陣里面的情況告訴他后,他便對月微瀾改變了看法。

    現在來看,月微瀾確實變了。

    (本章完)
推薦閱讀:
重庆时时开彩结果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