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一品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微塵傳 > 第六百八十一章 腐化寒人心

第六百八十一章 腐化寒人心

作品:微塵傳 作者:過路的風子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二人此時身上都是帶傷,最好的辦法便是調養好傷勢再進行下一步動作。但兩個人想到元海城的陰謀即將被他們揭露,二人便是決定繼續行動。其實這不是主要的原因,最為只要的原因是因為他們很想快點除掉一切陰謀的罪魁禍首。

    修行者之間打得再熱鬧,那也是修士之間的事情,和凡俗一般扯不上太大的關系。但你一群修士不敢正面應對,反而出于某些自私的原因殘害凡俗,那這就太說不過去了。

    柿子撿著軟的捏,這道理是沒錯,但隨意殘殺凡俗人就是大錯特錯了。正所謂力量越大責任越大,擁有著強大力量的修士不保護凡俗也就罷了,竟然出手殘害這是最不能容忍的。

    遇到修士殘害凡俗,許多不相干的修士也許會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但出身凡俗的許成林等人,遇到這樣的事情是絕對會管到底的。原因無他啊,只是因為他們修行的最初目的,多少與他們的經歷有關。若是知道修士殘害凡俗而不管,他們都過不了自己心中那一關。

    有傷在身,兩個人不敢再向先前那樣橫沖直撞的屠戮。況且如今是在元海城,還是向城中的大家族動手,這都多少讓他們二人心中有些沒底。這些原因都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原因是因為他們要動手的對象徐家,明面上就有一位半步躍凡坐鎮。

    沒錯的,一切原因都只是借口,兩個人沒把握搞定半步躍凡那才是真的。所謂半步躍凡,其實就是多次突破躍凡失敗之后的產物。這種境界的修士已經具有部分躍凡修士的特征,但在靈力和體質等方面與正牌躍凡修士略有不如。但即便是不如,那也是無限接近。

    兩個人雖與躍凡修士交過手,但那是建立在周圍同伴都是強手的前提下。他們很有自知之明,知道二人合力是斗不過躍凡修士的,即便是半步躍凡那也夠嗆,更何況現在兩人都是帶傷在身了。

    “沒辦法了,喊人助陣吧!”

    很是明白自己二人的處境,許成林嘆了口氣和陳洛雪說道。

    “求救九華書院還是元海城的分堂?”

    陳洛雪沒有提出反對意見,而是詢問了詳情。

    略一思索,許成林緩緩開口。

    “我們兩個現在身上帶傷,所有戰力也就發揮出七八成。但若是聯合元海城分堂的修士,或者再拉上散修聯盟的人,應該可以拿下徐家!

    陳洛雪也不是盲目聽從,她估量了一下二人的戰斗力,覺得再加上兩三個中后期的凝氣修士,應該是可以拿下半步躍凡。

    至于之后的事情,那就和他們關系不太大了。只要攔下徐家的半步躍凡,其余修士拿下徐家剩余人,再轉回來一起對付徐家的半步躍凡,到時候就算是靠著人堆也會拿下對方。

    想到這里,陳洛雪點了點頭回答。

    “好,聽你的!

    二人進入元海城,許成林帶著陳洛雪直奔九華書院的元海分堂。

    出示了身份令牌,許成林和陳洛雪很是順利的見到了元海分堂的主事人。當見到這里的主事人之后,陳洛雪終于是覺得九華書院這個名字沒有取錯了。

    不管是在外邊,還是在九華書院的宗門內,陳洛雪見的最多的是正常的修士。而正常書院之中常見的書生,她則是很少見到。就是因為如此,陳洛雪總是和許成林開玩笑,說九華書院是一處不正常的書院。許成林也是無語了,每次都只好是哈哈一笑。

    今日二人見到的元海分堂主事人,是一個正兒八經書生打扮的青年。這人看年紀竟是和他們相仿,三個同齡人之間很快便熟絡了起來。元海分堂的主事人名叫做吳鋒,是前不久才來元海城接替主事人一職的。對與元海城的情況,他其實也不是很了解。只不過待得知二人是來元海城完成任務的,他是大笑著表示支持。

    似乎早就等著他表態一般,許成林和陳洛雪對視一眼,表情都是變得嚴肅起來?吹蕉吮砬樽兓,吳鋒突然有種不妙的感覺,他覺得自己似乎是被二人套路了。

    果然,下一刻許成林什么都沒有,只是拿出一塊血紅色玉簡輕輕的遞到他的面前。

    這吳鋒也是一個有見識的人,一見許成林拿出的血紅色玉簡,瞬間就是倒吸了一口氣。

    “神魂玉簡!許師弟,你們......”

    許成林輕輕搖了搖頭,示意吳鋒自己看。

    見許成林這幅模樣,吳鋒也是不好說什么,只好皺眉接過玉簡,神識沉入其中查看起來。

    不過片刻,陳鋒便是看完了玉簡中的內容,大罵之聲也是隨之傳出。

    “好個膽大包天的徐家!竟然敢勾結這些邪派修士殘殺凡俗!該死!實在是該死!”

    吳鋒這表現早在二人預料之中,許成林趁著他發怒之際,順勢便是建議道。

    “這徐家圖謀不小,家中還有半步躍凡坐鎮,憑借我們分堂一處難以拿下對方,求助師門時間又是有所耽擱,不知師兄可否聯系一下散修聯盟一起行動。對方畢竟也是七大宗門之一,對這種事情應該不會袖手旁觀才是!

    “好!我這就......”

    吳鋒一開始還是滿口應下,不過說了半句話卻是突然停住,他緊皺起眉頭,不知在想些什么。

    許成林一開始聽到對方大喊一個好字,心下頓時松了大半,一句穩了險些就說出口。但見到對方突然收了話,并且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他的心中沒來由的咯噔一聲。

    “不好!要遭!”

    下意識的,許成林和陳洛雪都有著這種想

    法。

    果然啊,只見吳鋒搖了搖頭,突然嘆了口氣對著二人說道。

    “不行!我是初來此地,和散修聯盟的修士不太熟,況且這玉簡雖可以作為證據,但只憑我們一家之辭難以服眾。你們兩個是不知道啊,這散修聯盟的主事人是出了名的怕事......”

    皺著眉頭,吳鋒是說了一大堆的理由,許成林和陳洛雪聽得都有些煩了。二人聽到了最后,都是不由得皺起了眉頭。

    吳鋒的一番理由中心思想只有一個,那便是他現在不好出面。待明白了他的意思之后,許成林和陳洛雪都是差點氣死。

    一開始二人還以為這吳鋒是一個爽快的人呢,這一番嘰嘰歪歪之后,二人瞬間對他改觀。這家伙不是說不幫忙,一直在說證據不足,還將各種責任都推脫到散修聯盟那邊,一個勁兒的說人家怕事。在他們看來,真正怕事的是吳鋒才對。

    “這人真是極品!”

    實在是忍不住了,陳洛雪神識傳音向許成林吐槽。

    “嗨!同感!”

    許成林也是無語了,只是回了這三個字。

    似乎是看出來二人的不耐一般,吳鋒很是機敏的話鋒一轉,和二人說道。

    “我知道兩位除惡心切,但此事畢竟是關系到元海城的大家族。此事非同小可,一個處理不好,不管是我們還是散修聯盟都沒有好果子吃。這樣,一事不煩二主,兩位不如多收集一下情報。一旦情報足夠,我們立即動手!”

    這話雖有敷衍的成分,但二人看著吳鋒的雙眼又不似作假二人對視一眼,最終輕輕點了點頭。許成林稍一思索,便是開口說道。

    “兵貴神速,我們二人今晚決定一探徐府。到時候打探出來消息,定會第一時間通知師兄出手!

    好像早就等著許成林這話一般,吳鋒聽到這話頓時嘴角不自主的動了一下。但瞬間,這意思不自然便被他的笑容替代。

    “如此就勞煩兩位了!待到賊人落網,兩位乃是首功!”

    恭維的話毫不猶豫的出口,若是許成林和陳洛雪是初出茅廬,說不定還真被這話唬住。但如今的二人,豈會被這種鬼話唬住。

    二人也沒有多余的表情,淡笑著拱了拱手便是準備告辭。吳鋒當然是極力挽留,但架不住二人去意已決。

    直到離開了元海分堂很遠之后,陳洛雪見四下無人,這才小聲說了一句。

    “這吳鋒有問題!”

    許成林沒有回話,只是重重點了點頭。又是做了一段距離之后,他這才緩緩開口。

    “實在沒想到,就連九華書院此地的主事人都有問題。吳鋒話里話外的意思,就是不想管徐家的事情。這若是換做別的事,倒也是說得過去。但見到神魂玉簡還是這樣,那就說不

    過去了。而且當我說出今晚試探的時候,他竟然是不自主的笑了一下。哼!自作聰明!”

    許成林的語氣很是平淡,但陳洛雪卻是卻是聽出了極度的憤怒。與其說是極度的憤怒,或者說極度的心寒更加合適。

    這事換做是誰都會發怒、心寒吧,弄來弄出發現深受自己信任的宗門接連出現內奸。大本營都出問題,這還讓人怎么玩兒。若是能夠罵人的話,許成林一定會來上一句去吃屎吧!

    話又說回來,這事也的確夠讓人惱火的。頻現內奸這種事,若是一般的小宗門也就罷了,但這可是九華書院,北滄大陸執牛耳的宗門啊,這成何體統!

    過了好半天,許成林長長的吐出一口氣,似是壓下了心中的憤怒。他辨別了一下方位,突然對著陳洛雪說道。

    “走!我們悄悄的去散修聯盟的地盤探探口風,若是情況和這里一樣,那這事就大了去了!我們兩個處理不了,到時候只有盡快通報宗門了!

    許成林這話一說,陳洛雪就知道他在擔心什么了。腐化這種事情,一般都是由點帶面,很可能一出現便是株連一片。

    “說得有理,我們......”

    陳洛雪回答了半句話,她的后半句被她強行收住了。因為這時候她忽然察覺,竟是有人在跟蹤他們。

    陳洛雪察覺到了,許成林自然也察覺到了。當他的神識見到跟蹤之人的時候,差點直接出手將那人揪出來。跟蹤他們的人不是別人,正是剛剛九華書院元海分堂的人。

    “好啊好啊,我還沒想好怎么處理這吳鋒,他竟是膽大的派人跟蹤我們,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寫!”

    許成林暗自和陳洛雪傳音,語氣之中已經滿是怒火。

    (本章完)
推薦閱讀:
重庆时时开彩结果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