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一品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重生年代之悍妻超兇噠! > 第238章 他到底想干什么?

第238章 他到底想干什么?

作品:重生年代之悍妻超兇噠! 作者:菩提果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沈聿若無其事地收回踹向凳子的大長腿,彎腰把朵朵抱起來,擦了擦她小臉上的汗水,淡淡道:“朵朵熱不熱?”

    朵朵沒有回答,而是看看剛從地上爬起來,流了滿臉鼻血的王秀蘭。

    再看看眼前的漂亮哥哥,一雙杏眼慢慢圓睜,小臉上滿是興奮和崇拜。

    漂亮哥哥好厲害!

    在大青山里打壞人。

    在這里還是能打壞人。

    王秀蘭坐起身,摸了摸臉上的鼻血,頓時嚎啕大哭:“夭壽啊,老頭子,你看看,他連我這個老婆子都打。我好說歹說也是他娘,辛辛苦苦養育了他幾年,他現竟然對我動手,這日子沒法過了!”

    沈聿抱著朵朵站起身,垂眸冷冷看著王秀蘭道:“你也配當我娘?!”

    陰森森,仿佛來自地獄的聲音,讓王秀蘭的哭聲戛然而止。

    她對上沈聿的目光,當即臉色慘白,滿眼驚恐,再也發不出半點聲音。

    “沈聿,你鬧夠了沒有!”

    沈友德猛然從位置上站起身來,“對繼母動手,這就是你在軍營中學到的?!我倒要打電報去問問你們西北軍區的領導,到底是怎么教養我兒子的,竟然把你教成了一個忤逆不孝的白眼狼!”

    沈聿嗤笑一聲,淡淡道:“行啊,盡管去。最好我被革職查辦,到時候每個月的津貼都沒了,我正好回家來陪媳婦!

    沈友德面色一僵。

    威脅的話再也說不下去。

    他手中握著孝道的把柄。

    可沈聿手中同樣也緊緊抓著他的軟肋。

    沈友德此時只覺得像是被人在嘴里塞了一坨屎,明明惡心的不得了,卻吐不出,又咽不下。

    沈聿一手抱著朵朵,另一手抓住夏染染的小手,淡淡道:“我今天就是想說遷戶籍和補助工分的事情,現在既然事情已經談完,如果沒什么事,那我們就先回去了!

    “你給我站。!”

    沈友德臉色一陣青一陣白,捂著胸口厲聲道,“分家的事情,我不同意!沒有我的簽字,你的戶籍就別想分出去。沈聿,你別忘了,你是我兒子!”

    原本已經走到門口的沈聿停住了腳步,緩緩轉過身來。

    因為背光的原因

    ,他的身形顯得特別高大,面容則變得越加模糊。

    那樣望過來的時候,有種鄙夷又嘲諷的高高在上。

    “你以為我今天來是過來商量的嗎?”

    “正是因為你是我的親生父親,所以我才上門通知你一聲!

    “既然染染說了要分家,那就一定要分。我的戶籍如果你不想遷出來,那我就只能找大隊做主了,畢竟分家文書是爹你親自簽的,不過到時候,可不會用原來的分割方式!

    “這個家中,屬于我娘的,屬于我的東西,到時候我會一件一件,全都討回來!

    沈聿的嘴角緩緩勾起一個森冷的弧度,“六年前我娘去世的時候,我是不在家里,可你真的以為,我什么都不知道嗎?”

    說完,沈聿再沒有去看沈友德一眼,拉著夏染染迅速離開。

    屋中傳來王秀蘭和陳巧英他們驚慌的聲音。

    “老頭子,老頭子,你沒事吧!”

    “爹,爹!三哥,爹要暈倒了!

    然而沈聿連一步也沒有停留。

    等走出老沈家院子的時候,圍在外面看熱鬧的人已經散了。

    夏染染忍不住往堂屋的方向看了一眼,“你不去看看你爹?”

    聽沈聿話中的意思,他娘的死似乎和沈友德有關。

    他和沈友德的關系,壓根談不上父慈子孝。

    可是,血緣關系有時候就是一個巨大的牢籠。

    如果真的把沈友德惹毛了,在岙口村和沈聿所在的部隊宣揚他不孝,那沈聿的前途也就毀的差不多了。

    沈聿聞言眼中露出幾分嘲諷:“放心吧,他沒有那么容易倒下!

    沈友德那個人,自私、無情到了極點。

    他的眼中只有自己的利益和欲望,根本就不會考慮其他人的死活。

    他的算計也往往陰狠冷酷到了極點,很少會情緒化沖動。

    這點言語激怒就會讓他倒下?

    簡直是笑話。

    但也正因為自私、算計,所以只要沈聿每個月的津貼還在給,從沈聿身上的好處還沒有撈夠。

    沈友德就不敢毀了他。

    沈聿抓著夏染染的手猛然收緊。

    夏染染一下子反應過來,他們兩個這

    手都牽一路了。

    剛剛在沈友德家裝樣子也就算了,現在怎么還牽著!

    她正要掙脫,卻感覺沈聿的手在微微顫抖著,掌心還有點冰冷的潮濕。

    夏染染愣了愣,抬頭看去,正好對上沈聿望過來的視線。

    男人的眼底仿佛沉淀著暴風雨般濃烈的情緒。

    可是又被很好的掩藏起來,只余下沉穩和溫柔。

    “染染,我保證會讓沈友德那一家人再也不敢傷害你!

    所以,不要因為他們的存在,就放棄我……好不好?

    最后一句話,沈聿沒有說出來。

    可他的目光卻似乎在毫無保留地表達著這樣的意思。

    夏染染只覺得心猛然一顫,一股陌生的情緒在身體里蔓延滋長。

    夕陽從天邊映照下來,將兩人并肩而行的影子拉的很長很長,又交融在一起。

    仿佛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四人回到西邊的小院時,天已經完全黑了。

    夏染染此時腦子還有些一團漿糊。

    似乎從沈聿回來后,她整個人就有些恍恍惚惚的,好像踩在云端。

    咋的什么都跟她想的不一樣?

    她以為自己跟便宜老公從沒見過面,結果大青山和省城已經前后碰過兩次了。

    她以為沈聿回來肯定第一時間跟她離婚,結果沈聿當著所有人的面撕掉了離婚書。

    她以為沈聿會質問她為什么認不出自己,甚至懷疑她是奸細,對她進行盤查,可這男人卻什么都不說,仿佛根本沒看出她跟原主已經截然不同。

    說這狗男人對自己有意思吧,他又什么都不說,只是不經意的撩撥她的心弦。

    沈聿他到底想干什么?

    正糾結著,屋外突然傳來小家伙咯咯咯的笑聲。

    夏染染回過神來。

    剛剛回屋后,她看到沈聿去打水洗澡了。

    因為覺得尷尬,所以就避進了堂屋。

    也還好堂屋開了窗,徐徐涼風從外面吹進來,并不像沈友德家那么悶熱。

    此時聽到笑聲,夏染染想著沈聿應該已經洗完了,便起身走了出去。

    剛走到門口,看清院子里的場景,夏染染整個人都石化了。
推薦閱讀:
重庆时时开彩结果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