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一品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八零之擎爺寵壞我 > 第137章 主唱《優缽羅》

第137章 主唱《優缽羅》

作品:八零之擎爺寵壞我 作者:小月亮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軍訓結束,大家開始上課,陸擎已經跟隨大部隊離開,顧晚的生活好像被人抽去靈魂,適應好幾天才勉強適應這樣的生活。

    大學課程看似簡單,其實很有講究,更別提她們學農業的,果樹栽培、植物解刨、植物病理還有作物育種都要學習,知識點多還雜,更需要在實驗中尋求真理。

    顧晚投入到學習中格外認真,閑下來的時候想想陸擎,有時也會好奇兆佳寧和賀澤晨哪兩個渣死在哪兒,上輩子的帳還沒算完,找機會必須連本帶利討回來。

    尤其是賀澤晨,還沒怎么好好收拾過他。

    斷條腿都不夠她塞牙縫的。

    兆佳寧上的三流大學,離顧晚這邊不遠,她有次想看看顧晚在學校的情況,坐公交來過這里,不過沒看到顧晚反而被她們學校的基礎設施震懾到,這才是大學她們那個頂多算鳥大。

    顧晚搶走了她的好大學,該死的。

    上半個月課后學校舉行校慶,報名表演節目加學分,顧晚和程寶然合伙報了一首原創歌曲《優缽羅》,程寶然玩過吉他,彈得不錯,顧晚當主唱。

    這項技能還得從賀澤晨那個渣男經營生意失敗,管她要錢,顧晚為愛獻身跑去酒吧跳舞,酒吧紅姐聽出她唱歌的天分,教她唱歌,沒錢能把人逼到什么都能學會,主唱比伴舞賺得多,顧晚嗓音不算醇厚卻有絲沙啞,尤其唱到深情地方,能把人的心肝都唱碎。

    尤其是《優缽羅》這首歌,是一首搖滾民謠,顧晚作詞紅姐作曲,詞寫盡背井離鄉為愛傷透心的苦楚,程寶然看到顧晚寫的詞驚為天人。

    優缽羅花受罪的人由寒苦增極,凍得皮肉開拆,就象青蓮花一樣,前面沒有歌詞只有幾句肝腸寸斷的輕哼,顧晚的鼻音干凈空靈,程寶然簡單聽她哼幾聲靈魂差點出竅:“我的妞兒啊,到底還有什么是你不會的,要不然干脆我們組團出道得了!

    顧晚笑著搖頭:“不行,我的目標是豬倌!

    程寶然將曲子精修一遍,顯的整首歌更有韻味兒,顧晚也

    喜歡的不得了。

    她們沒課的時候在操場空地排練,這天排練完回到宿舍,于雪妮笑著遞給她們兩個香蕉吃:“請你們吃香蕉!

    顧晚不要,她強硬塞到顧晚懷里,看她想要求和的樣子,顧晚只好收下。

    第二天她買蘋果分給大家,后來聶艷雯去廁所正好碰到于雪妮將顧晚的蘋果扔到垃圾堆,她沒看到聶艷雯,回來還告訴顧晚她送的蘋果真甜,不知道在哪兒買的,她也要去買。

    顧晚不知道她的戲咋就這么多。

    沒戳破于雪妮的小心機,顧晚再買東西很少給她,誰知道又惹于雪妮不快,將顧晚單獨叫出去‘談心’,她笑的假模假樣:“我最近是不是哪里得罪你了,為什么你分吃的也不給我,我也不是圖你那點吃的,就是你分給大家卻不給我,心里特別不舒服,就好想你不喜歡我似的!

    說道最后一句,于雪妮吸吸鼻子眼睛里凝聚出眼淚。

    顧晚都不怕于雪妮搞事情,就怕于雪妮前腳和你作后腳把你叫出來道歉,談心,在她的世界里只要她找你談話事情就不存在,就過去了。

    “我上次給你的蘋果你沒吃吧,既然不愿意吃我的東西,我也不想浪費錢送給你!鳖櫷砺柭柤,不知道誰在廁所抽煙,煙味兒飄出來顧晚沒忍住打個噴嚏。

    于雪妮愣住兩秒,尖著嗓子問:“顧晚你跟蹤我!

    顧晚掏掏耳朵,得又要開始了:“誰沒事跟蹤你,無意間看到而已,以后心知肚明的事情不要在這和我裝了,挺可笑的!

    這種時候千萬不能忍讓,你越忍對方越過分。

    沒等到顧晚的道歉,于雪妮不敢多說什么,跑回去使勁踢凳子,氣哄哄的對張麗和聶艷雯告狀:“顧晚跟蹤我!

    顧晚回來將事情和她們補充全,聶艷雯感激的看眼顧晚沒把她招出來,也不是怕于雪妮,實在煩她不講理的樣子。

    聶艷雯好心告訴她,顧晚怎么會把她供出來。

    才緩和下來的宿舍關系又低到零點,于雪妮暗搓搓

    的必須搞點事情才能在和她們說話,知道顧晚報名參加節目,她也報名唱歌,報完回來還特意告訴顧晚:“我原先看你的面子才沒報名唱歌和你爭學分,既然你這樣對我,我也沒必要對你客氣,我必須讓你知道什么叫欺負人!

    程寶然雖然已經習慣于雪妮不按套路出牌,甚至在無形中將她雜亂的脾氣總結出規律,今天還是被閃到腰,好懸沒笑死。

    抱拳嘲諷她:“多謝大姐你相讓,親兄弟還明算賬,你可千萬別同我和顧晚客氣,要不然像我倆這種不知道好歹的人,可不會感激你!

    論嘴炮顧晚對程寶然佩服的五體投地。

    晚上睡前聊到結婚的話題上,張麗小可愛代表恐婚族發言:“我不想結婚,尤其不想和律師結婚!

    程寶然手里抓著瓜子吃的咔哧咔哧響,她干吃不胖啥都敢吃從來不在乎時間和熱量。

    “為啥,人家律師上輩子拋你祖墳了?”

    顧晚用黃瓜片敷臉,不好說話,附和程寶然點頭。

    聶艷雯將書本放下,往張麗床鋪的方向看去:“和律師結婚有啥不好的地方!

    “我聽我們村里老人說,和律師結婚以后離婚,打官司一條褲衩都不會給你留下!

    張麗用特別認真特別認真地語氣說。

    寢室里爆發出程寶然破鑼一樣的笑聲:“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這是我今年聽過最好笑的笑話了!

    顧晚笑的臉上的黃瓜片全掉下去:“律師會不會這么狠我不知道,但我敢肯定褲衩屬于你的個人財產,肯定會留下!

    這回笑聲更大,就連聶艷雯這種穩重的大姐姐都笑的直不起腰。

    程寶然給顧晚豎起大拇指:“我的妞兒就是厲害!

    張麗被笑臉皮紅成豬肝,最后也忍不住笑著反駁:“我就是打個比喻而已,反正以后我不會找個律師!

    “嗯,你還是別找律師的好,還沒結婚就想著跟人離婚了,別禍害人家律師!背虒毴贿m當補刀,夜晚在笑聲中度過。
推薦閱讀:
重庆时时开彩结果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