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一品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我真是一個反派 > 第三十一章 春困秋乏

第三十一章 春困秋乏

作品:我真是一個反派 作者:憨憨的阿布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隨著音樂的慢慢奏響,‘柳巨富’從座位上站了起來!

    臺下。

    柳山河和李長天滿臉的期待之色!

    “我家住在黃土高坡!

    不得不說,這個柳巨富的音色還是很符合這一首歌的,開口的大氣磅礴,氣吞山河之勢被他唱得淋漓盡致!

    “巨富是不是專門去音樂學院練過?這嗓音完全不輸那些一線明星!”

    雖然聽不懂曲子,但是對于音樂李長天也有一些關于自己的理解!就比如現在的柳巨富,那開口一亮嗓,直透靈魂的高音,讓李長天不得不佩服!

    “哪里,哪里,巨富這孩子隨他母親,在唱歌這一塊興許有獨到的天賦而已!不值得一提,不值得一提!”

    話雖然這樣說,但是從柳山河逐漸上揚的嘴角還是可以看出來,他對李長天的夸贊也是極為滿意的!

    “我爸是我媽表哥!

    這一句唱出來,全場皆驚。

    彈著鋼琴的蘇瑤肩膀隱隱不停的聳動,看來憋笑憋得很辛苦!

    “逆子!”

    柳山河手指著一臉陶醉的柳巨富,起身就要打過去!

    “柳老哥,巨富興許是開玩笑,別生氣,別生氣!”

    李長天趕緊拉住柳山河,生怕他一激動,相親的喜事變成喪事!

    “他們偷偷摸摸就生下了我!

    本著語不驚人死不休,‘柳巨富’的歌詞逐漸變得奇怪了起來!

    蘇瑤憋的辛苦,好幾個音符都彈錯了!

    “混賬東西!我今天不打死你!”

    柳山河終于忍不住了,抄起桌上的一個碗就朝柳巨富砸了過去!

    柳巨富一閃身扭了過去,朝柳山河做了一個鬼臉!

    “哎(第二聲),打不著我,打不著我,略略略略略....”

    “你個小兔崽子,你誠心想氣死我!”

    柳山河拉開座位,拿起桌上的一根長公筷,朝著柳巨富就奔著過去!

    “柳老哥,我的柳老哥哎,興許是巨富這孩子一時頑皮,不要跟他計較!”

    雖然李長天也搞不懂柳巨富到底在干什么?但是為了顧及柳山河的面子,還是拉住柳山河勸說道。

    “老弟,你不用攔我,今天我非得好好教訓這個兔崽子!”

    柳山河推開了李長天拉住自己的手,揚起公筷,沖著柳巨富跑了過去。

    ‘柳巨富’見柳山河過來,繞著桌子施展了江湖失傳已久的‘秦王繞柱走’,一邊跑一邊回頭伴著鬼臉!

    “你來追我啊,你要是追到我,我就讓你嘿嘿嘿...”

    “你....逆子!”

    柳山河何時見過柳巨富如此模樣,頓時感覺天旋地轉,一口氣接不上來,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

    “柳老哥!”

    柳山河突然昏厥,李長天嚇了一跳,趕緊過去攙扶柳山河!

    要知道,今天這事可是自己一直張羅的,如果今天柳山河出了什么事情,自己也難逃干系!

    沒到兩個小時,郝帥感覺事情發展到現在,已經差不多可以了,于是主動解除了‘提升術’的道具!

    恢復了神志的柳巨富,驟然看到癱倒在地上的柳山河,有些嚇懵了。他慢慢的走到柳山河的面前,伸出一根手指放到柳山河的鼻下!

    “還有氣兒,還好,還好!”

    感覺到柳山河的呼吸,雖然呼吸比較微弱,但至少還活著!

    只是他有些好奇,剛剛還好好的,怎么這一瞬間,老爸就倒下了呢?

    “李叔叔,我爸這是怎么了?”

    李長天目瞪口呆的看著柳巨富,你爸怎么了?你問我,我還要問你呢?他怎么了,你還不清楚嗎?

    嗯?不對,難不成這柳家父子想訛人?

    兩人這一瘋一鬧唱雙簧來了?很有可能啊,難道說,這灣大集團出現了資金問題?不然這柳巨富莫名其妙的發瘋,不然這柳山河突然昏厥?

    說得通了,一切都能說得通了!

    李長天越想越是心驚!

    今天攤上這事,相親是不可能相親了!得趕緊想個辦法脫身!

    “柳賢侄啊,人常說春困秋乏,興許李老哥是困了,讓他睡一會兒,地上涼快!李叔叔還想起有些重要的事情沒有處理,我就帶著瑤兒先走一步!”

    雖然說李長天的這個理由有些扯,但終究也是一個理由不是?

    柳巨富懵懵懂懂的看著地上的柳山河,越看越覺得李長天說的對!

    你看,那嘴角掛著的白沫,可不就是睡覺在流口水嗎?

    再看看不停抽搐的身體,應該是做了什么不可描述的美夢,想必現在應該在夢里逍遙快活吧。

    想到這里,柳巨富起身朝著李長天拱了拱手,說道。

    “既然李叔叔有事,那就不耽擱李叔叔了,家父生性喜涼,就讓他多睡一會兒!”

    李長天目瞪口呆,他自己都覺得這個理由有些牽強,沒想到柳巨富竟然相信了。

    想到這里,李長天更是覺得瑤兒決不能跟這個柳巨富在一起,不然以后有了小孩也跟著柳巨富一般,越活越回去,都快趕到人類剛剛學會鉆木取火之前了!

    “那柳賢侄啊,那我們就先走了!”

    李長天說完,招呼著蘇瑤就想走。

    “不對,等一下!

    就在此時,柳巨富喊住了李長天!

    李長天心中暗自大叫一聲,不好,看來這個李巨富還是帶點腦子的。盡管心里忐忑,李長天還是面帶微笑的問道。

    “柳賢侄,不知道還有什么事嗎?”

    “李叔叔,你可真是大意!我忽然想起來,春天是最容易感冒的,要是我爸爸在地上著涼了怎么辦?”

    柳巨富的一句話讓地上的柳山河抽搐得更厲害了!

    李長天嘴角抽了抽,有些憐憫的看了看地上的柳山河,然后又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脫下自己的外套,放在了柳山河的身上

    “老了,不如賢侄考慮周到!”

    “哎,這就對了嘛~行了,李叔叔您忙吧!”

    柳巨富看著蓋著外套的父親,嘴角掛上了滿意的微笑。

    李長天趕緊拉著蘇瑤快步走出了包廂。

    剛走到包廂門口,就聽到包廂內的柳巨富默默的說道。

    “爸啊,這夢中的女子得有多漂亮,這都這么長時間了,也該完事了......”
推薦閱讀:
重庆时时开彩结果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