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一品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繼承兩萬億 > 第二千一百一十九章 捅破了天

第二千一百一十九章 捅破了天

作品:繼承兩萬億 作者:俠想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溫言、佩羅斯用盡了心思,使盡了手段,最終還是敗給了白小升,眼睜睜看著白小升成為了振北集團新的代理董事長。

    這個結果,顯然讓他們無比抓狂。

    白宣語、李韻元等人卻甚為欣慰,無比滿意。

    會議有了結果,振北集團有了新的掌舵人,在臉色鐵青的佩羅斯身邊,霍華德卻站起身,面帶微笑大力鼓起掌來,似乎為見證了一場精彩的權力更迭而感到滿意。

    佩羅斯也只能跟著站起身,不好阻攔霍華德,只能很勉強地跟著鼓了鼓掌。

    “霍華德,看來咱們只能先回去,再從長計議!迸辶_斯湊過去,用只有兩人能聽得到的聲音低聲道。

    “急什么,佩羅斯,這場好戲我還沒看夠,更沒有與我們這位新晉的代理董事長先生打招呼呢!

    霍華德笑呵呵道,似乎絲毫沒有因為雙方謀劃的事情失敗而惱火。

    這種場合,佩羅斯也沒辦法跟霍華德多說什么,只得目光微微異樣,臉上還得掛著笑容,即便頗有幾分難看,還得跟著為白小升鼓掌。

    而另一邊,溫言已經打算離開這會場。

    眼下,勝負已分,代理董事長職位成了白小升的囊中之物。

    溫言心情憤怒、狂躁,還透著幾分絕望。

    他已經一刻都不想在這里待下去,特別不愿看到白小升以代理董事長身份在講話。

    絲毫不顧旁人的目光與看法,溫言直接奔出口走去。

    “下面有請我們新任代理董事長——白小升先生為大家講話,大家歡迎!

    臺下,李韻元已經手持話筒,取代了羅勒這位主持人,大聲宣布下個環節。

    這也是不可缺少的一個環節。

    所有人皆目光爍爍看向白小升,因為白小升此前的一番演講深得人心,就算沒有投票給他的人,也對他開始有了極深的期待。

    李韻元身邊,白宣語率先帶頭鼓起掌來,目光欣然。

    在場的其他人,也都跟著再度鼓起掌來。

    其實,對白宣語而言,他今天并不一定非要下臺不可,只要他愿意,他是能夠保留住自己的位子的。

    但這個男人,有屬于他自己的尊嚴。

    南美事件所帶來的危機,雖然是有人背后搗鬼,但他毫無察覺,眼睜睜看著集團大宗產業陷入危機,就已經被他視之為恥辱。

    而這樣的恥辱,隨后竟然上演了第二遍!

    跟沃夫戈爾德家族密集合作,連他秘書都覺得太過冒進,建言以穩為主,而他卻貪戀合作為集團帶來的利益,更想著在集團眾人眼里一雪前恥,最終導致再度掉進了坑里,給整個集團召來滔天麻煩。

    事后,白宣語進行了深切反思之后,無比懊惱,無比自責。

    他心甘情愿讓出位子,想讓自己真正沉淀一下,從頭再來,從新開始。

    不得不說,這是一個非常了不起的男人!

    他對權力有著非常冷靜的認知。

    此刻,白宣語是真心為白小升鼓掌加油。

    白小升在臺上,自然也看到了白宣語的神情舉動,暗暗感慨,對于白宣語他現在真的有幾分敬重了。

    當然,白小升也留意到了要獨自離開的溫言,雖不能開口阻攔,但心里也是五味陳雜。

    不過現在一切的私人感情都要推后,面對集團整個管理層的關注,他要先完成自己的首秀。

    白小升手持話筒上前兩步,也真的準備開口講一段話。

    可就在這時,情況忽然有了些意外變化。

    最先發現異常的是佩羅斯,因為他身邊的霍華德先生居然鼓掌的同時,離開了位子,直奔主席臺上。

    佩羅斯就那么驚愕地看著霍華德上了臺,方才反應過來不對勁。

    這可不在他們原定的計劃當中!

    霍華德想干什么,難道還想當眾講上兩句?

    可他有什么好講的,是祝賀白小升,還是說讓振北集團盡快回應沃夫戈爾德家族的要求?

    以此,給白小升制造壓力?

    佩羅斯覺得不妥,大大的不妥,他想攔下霍華德,但是顯然霍華德已經登臺,已經被所有人看到。

    來不及了。

    佩羅斯也只得看下去。

    臺上,白小升同樣留意到了霍華德的舉動。

    不光他,臺下的白宣語、李韻元,所有副董、事業總裁、執行總裁都注意到了霍華德的行為。

    所有人或是一愣或是一怔,皆不明情況,看著霍華德直接招手叫過去羅勒,并從他手里拿過話筒。

    羅勒也是茫然無措的,卻還是退開,把這突發狀況交給別人去處置。

    此時,溫言的手已經按在了會議室的門把手上,正準備推門而去。

    “各位振北集團的朋友,我有兩句話要說。那邊的溫言先生,你也不忙走!

    霍華德微笑之中,透著彬彬有禮,紳士之相,用話筒把自己聲音送達全場。

    所有人凝視著他,不知道這位沃夫戈爾德家族的來客,要說什么。

    白小升、白宣語、李韻元同樣懷揣疑惑。

    就連溫言都停下了動作,回頭看向臺上的霍華德,臉上是疑惑與不解的。

    “能夠見證一個偉大的集團公司最高權力平和過渡,是我莫大榮幸。在此,我要奉上我最為誠摯的祝賀。同時,我個人也很期待跟你們的新任代理董事長白小升先生成為好朋友,不涉紛爭,不涉利益那種!被羧A德笑著道。

    所有人都等待著后話。

    霍華德上臺打斷了白小升講話,是不禮貌的行為,顯然不是只為了送上祝福。

    霍華德等了片刻,不見掌聲,依舊從容微笑道,“只是可惜,我此番前來是背負任務的,還是先行公事!

    “什么公事呢,就是因為振北集團而導致我們家族遭受的損失,要如何進行妥善彌補等一系列問題!

    霍華德居然在這時候,向振北集團提賠償。

    這可無比的失儀!

    是對振北集團極不友好的行徑。

    “霍華德先生,關于你我雙方的問題,我們會妥善解決,但是需要一些時間。如果你真的萬分著急,會后咱們單獨談一談!卑仔∩苷\懇地表明態度,傳遞善意。

    只不過,霍華德顯然不愿意接受這份善意,而是笑道,“我還是覺得現在說比較好!

    白宣語、李韻元等人的臉上,頓時出現了不滿之意。

    佩羅斯臉色一變,趕緊揚聲道,“霍華德先生,給個面子,還是不要在這里談論那些問題了!

    “為什么不呢?”霍華德直接看向佩羅斯笑著反問道。

    佩羅斯臉色有幾分難看。

    因為在場的人已經在看他,這要他如何回答霍華德,說咱們是朋友,你們遭受的損失是在咱們私下商量好的,為的就是幫著我們弄下來白宣語,回頭給你們利益補償。

    佩羅斯是沒法說的。

    而霍華德今天實在太過反常,這讓佩羅斯很不悅,想著回頭一定要跟霍華德好好聊聊。

    “我們家族在與你們集團合作時遭受了巨大損失,經我們調查,這其中最大的責任要歸咎于誰,我以為——”霍華德當著所有人的面,伸手直指佩羅斯,又指溫言,“是他,還有他!”

    如此舉動大大超乎包括白小升在內的所有人意料,佩羅斯臉色瞬間變了,連溫言都雙眸凌厲起來。

    “霍華德先生,我不知道你在說什么,請你注意一下場合!”佩羅斯忍不住急聲喝道。

    霍華德已經不去看佩羅斯,而面對白小升,微笑道,“白小升先生,你剛剛上任,按說,我要送你點禮物,可此前也沒什么準備的,不如就送你一條消息吧!

    “你們集團跟我們家族發生的種種問題,不是意外,皆是人為,有人蓄意破壞。那倆人,就是你們董事局主席佩羅斯先生與白宣言先生。而今我送上了消息,你也無需謝我!”

    霍華德面帶微笑,爆出一個駭人聽聞的內幕。

    他也是把振北集團的天,硬生生給捅了個窟窿!
推薦閱讀:
重庆时时开彩结果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