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一品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買一送一:總裁爹地,請簽收 > 第225章 你,喜歡他嗎?

第225章 你,喜歡他嗎?

作品:買一送一:總裁爹地,請簽收 作者:溪落雨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當艾琳看到這句話后,眼眶一熱。

    她想竭力按捺住自己心中的情緒,可到最后還是又哭又笑,淚眼婆娑。直到最后嗓子沙啞,連連咳嗽。

    莫斯越,

    你好狡猾啊。

    真的…太狡猾了。

    開車的司機從后視鏡看到艾琳這幅模樣,嘆了口氣。

    “姑娘,失戀了吧?”

    “想開點,這世上沒什么事是過不去的。天下好男人多的很呢,以后咱不急還可以慢慢挑!

    艾琳聽到司機大叔的安慰,抽噎道:“他是世界上最混蛋的男人!

    “但也是,最傻的男人!

    莫四少失戀這事兒轟動了兄弟連后,就連一向不怎么鳥他們的顧尚衡都知道了。

    他對莫斯越的感情過往不甚清楚,但是“艾琳”這個名字的確是后者一直在他面前念叨的。

    唐修澤將莫斯越和瑞奇安頓好后,差點虛脫。

    唐修澤:談戀愛好可怕啊,還是做單身狗安全。廊w成員

    mmm:不是我掃興啊,斯越那個,還不算是重談吧。畢竟還沒追回來。

    V森:真是聞者傷心,見者流淚啊。

    唐修澤:誰說不是呢,我還聽他嘴里囔囔著,好像是他初戀要走了?赡芤院蠖疾换谻城了,哦,不對。斯越說她從一開始就沒打算過回來。

    傅逸尋:這么凄慘的嘛…他到底做了些什么對不起人家姑娘的事?

    V森:不知道,要不你問尚衡。斯越的事他應該很清楚@顧三少

    顧尚衡:不清楚。

    傅逸尋:那就很遺憾了,不過莫四不可以強迫她留在國內嗎?又不是沒有渠道。

    唐修澤:強買強賣有什么意思?強扭的瓜不甜。做人要有風度!

    mmm:…莫四有風度嗎?哎,不過話說回來,還是尚衡你幸運。小嫂子這么多年還不是回到了你身邊,對比一下斯越,真是沒有比較就沒有傷害。

    顧尚衡看到這條消息后,眼神微凝。

    是嗎?

    可是如果不是在德國重新偶遇了她,他根本也不會確定她是否會回國。

    或許從一開始,她的決定是和艾琳一樣的;貒,只是迫不得已。

    一想到這里,顧尚衡的心中就涌起了一股極不舒服的感覺。

    下一刻,他就撥通了葉斕珊的號碼。

    此時的葉斕珊正睡得昏天黑地,沒醒。

    顧尚衡鍥而不舍的打了一個又一個。

    直到葉斕珊睡意朦朧,怒氣沖沖的接電話,“喂?誰?”她睡的正香呢,整個人的神智都是迷迷糊糊的。說話也有著鼻音。

    “葉斕珊,你會走嗎

    ?”顧尚衡略顯壓抑的聲音傳到了她的耳中。但此時的葉斕珊依舊有些睜不開眼,“?你說什么?”

    “我為什么要走?”她嘟囔著。

    顧尚衡聞言,垂眸,“葉斕珊,做人要說話算話!

    “當然,誠信為本啊!

    “你現在知不知我是誰?”他問。

    葉斕珊,“我管你是誰,我要睡覺了…”

    “我是顧尚衡!

    “哦!

    “你就這點反應?”真冷漠。

    “干嘛?他要是半夜給我打電話,我會罵他的。你別找罵!比~斕珊困的不行,聲音也黏黏糊糊的。

    聽了這話,顧三少覺得處于半夢半醒狀態下的葉斕珊很有意思。

    “那你,喜歡他嗎?”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什么會突然問出這樣的話。

    在幾乎脫口而出的那刻,他自己也愣了。

    旋即,嘴角又勾起了一抹淡淡的自嘲。

    他略顯忐忑的等著她的答案,但最終等來的卻是她均勻的呼吸聲。

    顧尚衡:……

    她這是徹底睡過去了。

    次日清晨,當葉斕珊醒來時,發現自己的手里還握著手機。

    葉斕珊:?

    再定睛一看,手機里居然還有和顧尚衡的通話記錄!

    葉斕珊:!

    什么鬼,顧三少昨天給她打電話了嗎?

    為什么她一點印象都沒有?

    要打回去問問嗎?

    葉斕珊盯了自己的手機良久,最終還是選擇放棄。

    算了吧,萬一昨晚惹毛了人家,她還能裝傻一會兒。

    等到葉斕珊去了公司,卻發現今天的艾琳神色十分憔悴。

    她關切的問了幾句,后者只是說她身體不舒服。

    但以女人的敏銳直覺來看,葉斕珊覺得此事并不簡單?煽窗找桓辈幌胝劦臉幼,她也就沒有多問。

    畢竟每個人的心中,都有些難以言說的秘密。

    忙忙碌碌的一天就這樣過去,等到了下班的時候,葉斕珊又突然收到了伊西斯發來的消息。

    自ROSA大秀結束后,伊西斯他們就在C城度假,玩著玩著差不多也是時候該回去了。但臨走前卻給葉斕珊提了個醒。

    說是最近還有盜組遺留成員在C城,叫她小心。

    葉斕珊聽后,心中理所當然的生出了警惕。她可不希望自己的寶貝又遇上什么麻煩。

    回到家后,久違的蘇如雪也和她開啟了視頻。

    她的師傅先是問了些她的近況,知道她一切安好后又和她提起了自己女兒一事。

    蘇如雪在這些日子里已經得到了關于她女兒的一些消息

    。雖然還不能證實是否準確但起碼已經有了個盼頭。

    葉斕珊聽她的意思,對方是想讓她去和她女兒見一面。

    “師傅,這次去你有什么話想讓我帶給她嗎?”葉斕珊問。

    視頻里的蘇如雪聽到這話,愣了愣,隨后神色變得有些復雜。

    “此次前去,你不要過多透露關于我的信息。我只是想讓你去看看她過的好不好,問問她還有沒有什么缺的,想要什么……”

    蘇如雪知道,自己不是一個好母親。

    但從前的她,連個好女人也算不上,所以對于母親的責任,自然是寡淡至極?墒羌幢闳绱,孩子終究是孩子。

    當年她也是迫不得已。

    所以她也并不是想求得原諒或者是其他什么,她只是在想都那么多年了,自己的孩子也應該有了自己的人生。若是過的不好,她可以雪中送炭,若是過的好,她可以錦上添花。

    總之一句話,在不暴露自己的身份下,盡她的最大能力去補償。

    然而,當葉斕珊收到蘇如雪發過來的地址后,神色頓時變得有些微妙。

    江南華府。

    這片業務區,好像是C城生意場上們情婦的匯聚地。

    葉斕珊是個行動派,再得到消息后便迅速開始動身。

    雖然蘇如雪給的地址很尷尬,但那也只是她曾聽公司里的職員講的八卦。

    也并不是C城所以情婦都晚往那住,肯定還是有批正常上班族的。

    然而,當葉斕珊來到江南華府,并依照地址按門鈴時,開門的卻是一個身穿抹胸衣,迷你裙,腿套漁網襪,化著一臉濃妝的女人。

    濃濃的風塵味撲來,看的葉斕珊竟也一時尷尬。

    對方看著她的樣子,上上下下打量了她一眼,沒好氣道:“你誰?”

    葉斕珊,“額,我是來尋蘇小姐的,請問她在嗎?”

    “蘇小姐?你找蘇芷?”

    “對!

    “她今天翹班了,大概在會所玩吧!睗鈯y女子說這話時,語氣有些陰陽怪氣的。

    葉斕珊聞言,繼續道:“那你知道她在哪個會所嗎?我找她有點事!

    “我為什么要告訴你?你知不知道我馬上就要上班了,你還在這兒杵著,我…”那女人還沒說完,葉斕珊就從善如流的從手包里掏出了一疊錢。

    放在了她手上。

    濃妝女人看著自己手中那疊沉甸甸的毛爺爺,神色立馬就變了。原本的尖酸刻薄頓時消失的無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一臉討好。

    “她最近看上了個馬子,C城的騎士會所你知道的吧?為了給她情人過生日,她連班都敢翹!

    “班?她在哪上班?”
推薦閱讀:
重庆时时开彩结果记录